• 
      
      

              
              
            • k7备用网站址

              (ADMIN)

              2018-11-15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 木 环球时报记者 谷 棣】编者按:“德国的难民危机远没有结束。”德国新闻电视台日前的报道说,难民问题给德国带来的是社会分裂和政治不稳,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对德国和欧洲的影响都难消除。德国新政府组阁不顺,接收难民问题是主要“诱因”,这真有点应验了“难民越多,默克尔受到的惩罚也越多”这句话。如果不是民意改变和反对,过去5年,德国新增难民数量恐怕会直逼200万。德国自民党11月19日退出组阁谈判时,党主席林德纳说“宁可不执政,也不错误执政”,而在普通民众看来,有人觉得接收难民让德国的社会治安变差,有人觉得“吃了大亏”、待遇还不如难民,但也有不少德国人认为,德国就应该以“回报”的心态帮助这些难民,只是政策上要有一个“度”。 图片说明:10月30日,柏林工艺品柏林商会女会长和市参议员来到一家为难民提供技术培训的学校参观。 欢迎文化:德国人的初心与情怀 德国是欧盟国家中难民庇护政策最宽松的一个,也是全球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德国内政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德国接收难民约5万;2013年11万;2014年20万;2015年难民危机大爆发时,共接收89万;2016年难民潮逐渐退去,但仍接收28万难民;今年上半年,约9万人登记为难民。2015年9月和10月,每天有1万难民入境。因为人太多,根本无法检查和分辨难民身份,一度导致边界失控。不少人当时的担忧逐渐成为现实,难民队伍中混入恐怖分子,德国近年发生了多起恐怖袭击事件。今年11月21日,德国警方在逮捕6名叙利亚人后表示,他们疑似为“伊斯兰国”成员,正策划在埃森市的圣诞市场上作案。 德国难民政策宽松,与历史有很大关系。德国社会学者马塞尔·哈森告诉《 环球时报》记者,二战后期,大量德国难民逃亡,当时许多欧洲国家接收了德国难民。二战后,德国就采取宽松政策,回报国际社会的援助。《环球时报》记者前不久到波黑等巴尔干国家采访,多名当时曾到德国避难的人士表示,难民身份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到现在他们都感激德国,并愿意促进自己国家和德国保持紧密联系。 “我们能做到!”这是德国总理默克尔2015年9月的誓言,也是德国难民政策的纲领。默克尔政府决定开放德国边界,让叙利亚等国难民畅通无阻地进入德国。许多德国民众爱心大爆发,到火车站、难民营等地欢迎难民的到来,呈现出一种所谓的“欢迎文化”。德国去年11月还上映电影《欢迎来到哈特曼一家》,专门描述德国人对难民问题所持有的“柏拉图式”的想法。在这样的背景下,汉堡一名大学生在校内论坛上公开发表贬低难民言论的做法受到指责,并被取消学籍。还有员工因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反对难民的声音被公司开除。 2015年难民潮进入德国时,一些德国名人也敞开怀抱帮助他们。女演员维罗尼卡·费瑞尔和亿万富翁的丈夫卡斯滕·马希梅尔在汉诺威的别墅收留了两家逃避叙利亚战乱的难民,一个最小难民还在他们家度过了一周岁生日。这对夫妻帮助难民的理由很简单,他们说“别墅的儿童房间反正是空的”,他们还和难民家庭共用厕所、厨房。《环球时报》记者曾联系卡斯滕·马希梅尔,希望就援助难民事宜采访他们家庭,但他当时回邮件婉拒。后来,记者了解到,因为收留难民,他们一家被极右翼分子骚扰,接收的难民后来还是离开了。 《环球时报》记者近两年走访过一些德国接收难民的公寓和“难民村”。德国政府在柏林、慕尼黑等地新建难民公寓,里面配有冷热水、暖气、厨房和新家具。叙利亚难民达乌德告诉记者,他现在和另一个同胞住在一套面积30平方米的公寓里。房子的租金600欧元,德国政府给他每月500欧元的租金补贴,同时还可以获得400多欧元的生活费。此外,他还可享受免费的医疗保险。如果失业,可获得失业金等。难民在德国上大学也是免费的。未来几年,德国大学将迎来“难民学生潮”。 到2020年,德国各个大学至少有4万名难民在大学注册。如果语言、经济负担等障碍被扫清,这一人数还将翻倍。 随着难民数量不断上升,特别是2016年跨年夜科隆爆发大规模性侵案后,德国民众对难民问题的态度发生极大转变。2016年,柏林圣诞市场卡车撞击人群等恐怖主义袭击事件,直接让许多德国人从同情难民到害怕难民。民意也导致德国难民政策随之改变。今年2月,德国通过“有关更好地执行遣返义务法律”,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管理局表示,在需要的情况下可以检查避难申请者的手机数据,以查明对方身份。德国还建立“遣返拘留所”。有报道说,德国7月公布需强制遣返的难民人数高达22.6万。 君子协定:聚会时不谈难民 默克尔政府的难民政策使德国社会严重撕裂,很多亲朋好友也分成支持与反对两个阵营。“德国之声”经济部记者、新著《从查理大帝到欧元——欧洲的统一梦》的张丹红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的德国朋友迈尔一辈子与中国做生意,看问题很务实。迈尔生活在一个只有5万人口的小城,但近两年小城却接收了上千名难民。他说市中心完全变样了,每天都聚集着游手好闲的年轻男人,不断生事。迈尔认为,默克尔敞开国门之举最终将把德国和欧洲带入深渊。迈尔和其他退休同事每月聚会一次,过去无话不谈,但自从2

              车型相比并没有进行大的调整 业加速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畅 裂症患者病人有相应的情绪 政策出台后些外省家长携考生 跟情绪的关系就会有不样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