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5来源:长官镇新闻网

(原标题:数字技术助推中国私人银行业快速发展)  “在中国高净值人群2016年末大约是160万人,今年达到190万人,这个速度还会不断增加。我们预测,到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将达到270万人左右,财富管理规模也将会从37万亿元提高到2020年的114万亿资产管理的规模。” 在近日由《亚洲银行家》主办的2017中国私人财富高端对话会议上,《亚洲银行家》总编胡文彬表示。  自2007年正式诞生至今,中国私人银行业迅速发展,时至今日,业内认为,中国私人银行仍处在蓬勃发展的“黄金期”。与此同时,这一市场也在面临着来自于市场环境变化与行业竞争加剧等多方面的挑战。业内人士对此普遍认为,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到来,数字化技术将助力行业迈上新台阶。  中国私人银行市场仍是蓝海  自2013年,中国私人银行进入以品牌服务、专业优势取胜精耕细作的阶段,客户需求更加多样化,需要寻求财富保障,一些投资渠道和区域多样化竞争也开始深化。到2015年,私人银行进一步发展成熟,市场竞争的广度和深度进一步提升,第三方的公司开始提供全方位的规划、继承等服务,信托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还有其他的公司也开始针对高净值客户展开服务。与此同时,海外投资的机会和平台也开始出现,富人在财富保障和财富管理方面需求更加突出。时至今日,中国高净值客户高速增长,市场细分逐渐显露,更加多元化的财产管理目标已出现。  据《亚洲银行家》数据,从中国高净值人群的结构分布来看,大部分都是在30岁至60岁之间,主要是40岁至49岁的区间。另外,低于30岁以下的人群数量很大,占到了所有人口的10%左右。  从地域来看,高净值人群分布在广东、北京和上海三个主要的区域,其中,大约四分之一的富人位于珠三角地区的广东省,同时,这一比例还在蓬勃上升。新兴的区域如浙江杭州,是很多技术或者是电子商务企业主的所在地,此外,江苏也涌现出很多的高净值人群。  友邦中国高净值业务部业务发展总监毛歆竹表示,中国的高净值市场和客户正在进行着四方面的成长,包括规模的成长、下一代的成长、科技的成长及监管政策的成长。  中金公司财富管理部董事总经理李征认为,“10年前,中国财富管理是一片蓝海;10年之后,这片领域是一个更大的蓝海。与其说我们面对蓝海,不如说我们刚到一个出海口,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  亚洲银行家主席以理表示,中国私人财富管理正在蓬勃发展,不同的从业者,不同的银行和机构都在重新调整、重构自我以符合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的需求,但是我们需要更高的标准。“市场需要更高的自律,更严格的监管,需要更高的可持续性,向客户提供有价值、有意义的准备,那时候需要很好的机构存活下来。” 以理认为。  市场客户变迁带来挑战  “目前全球财富特别是在中国正以迅速的速度增长。但是,我们也需要思考一些挑战, 比如我们发现有50%的私人银行特别是小银行是不盈利的。”以理表示。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教授潘席龙认为,当前私人财富管理市场面临着四个融合,一是标准化、智能化的技术和个性化需求之间的融合问题;二是物质财富的传承和精神财富的传承如何进行融合的问题;三是创一代向富二代如何在财富传承上有效过渡的融合问题;四是海内外的资产配置如何做到有机整合的融合问题。  具体来看,从产品政策管理的角度来看,如何在市场上为客户提供更高质量的投资机会,特别是本土市场的高质量投资机会,如何保证高收益率以及在高收益率投资产品和固定回报产品中打造一个平衡是一个巨大挑战。  同时,随着市场越来越开放,市场参与者希望开拓更多的协作关系,而许多银行缺乏清晰和明确的管理体系,特别是私人银行中心、分行、总行之间的权责关系是如何规定的,这里面有很多混乱,导致无法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对中国来说,绝大部分的私人银行仍然过于强调产品,重视销售端,忽视了投资顾问和大量资产配置的能力。”胡文彬表示。  除此之外,新崛起的一代财富新贵和之前的一代创富者有所不同,财富管理机构需要尽快适应并满足他们的需求。  “无论是新崛起的一代新贵,还是财富的继承者,他们会成为新的目标客户和市场潜力的蕴藏地。我们看到资产架构、资产配置更加复杂、更加综合,现在人们的目光聚焦股权产品和海外资产。那么,对于私人银行家和财富管理者而言,关键的挑战就是如何更好了解他们这一代新贵的需求,他们和老一代的创富者有很多的不同点。”胡文彬表认为。  数字技术有助于私人财富管理  在数字化浪潮下,数字技术的崛起将如何影响下一代私人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是当前中国私人财富管理行业关注的焦点。  与会人士认为,目前,财富管理的重点已经从创富财富的保值过渡到了财富的继承,这对于家族办公室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而数字化的服务正在市场中成为一个新兴的力量,如果善用新的技术手段,特别是数字的技术手段,就可以提升用户的忠实程度,并提升

编辑:
关键词:欧洲杯 夏日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