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一年

浏览量:9969 时间:2018-05-27

1957年10月31日,该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在美国科学研究机构工作并具有中国国籍的青年物理学家李政道、杨振宁(以下简称“李、杨”)折桂。消息传到中国,不仅大陆方面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和积极的回应,台湾地区的反应更为热烈。台湾地区对李、杨获诺贝尔奖大肆渲染,媒体上的高曝光率,使李、杨二人成为明星一般的人物,可谓家喻户晓、童叟皆知。 李政道、杨振宁 李、杨获诺贝尔奖的科学论文发表于1956年10月。1957年1月15日,哥伦比亚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吴健雄等的科学实验证实了李、杨提出的科学理论,引起全世界的强烈关注。 在1956年10月至1957年1月15日这段时间里,尚未见到台湾方面对李、杨的直接关注。但从后来的一些知名人士的追述来看,台湾教育科技界已注意到这两位年轻人。例如,台湾的范韵诗在《杨振宁、李政道的震波》一文中写道:“在台湾,最早发现杨振宁具有科学上成就的是刘真,1953年他赴美作一年研究,此期中,他遍访美国各大学,在美东之行中,他得到机会去访问普林斯吞小城的普林斯吞研究所,他只想去看望一下世界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以便在一生经历中留下一个著名人物的印象,而那次他果然如愿以偿,他看到了爱因斯坦。也就在他那一次访问普林斯吞研究所时,他得以认识到跟随爱因斯坦从事研究工作的杨振宁。这些情形,刘真都在他的一本专著《旅美书简》中记载下来。刘真因为当时是台湾师大校长,常常心想在世界各地去寻访一些出色的中国学人归国为师大执教。” 笔者没有查到范韵诗文中述及刘真的《旅美书简》,但文中关于“跟随爱因斯坦从事研究工作的杨振宁”的说法并不准确,也许是刘真书中的溢美之词,也有可能是范韵诗的附会,或是兼而有之。不过,凭此记载,的确能够说明,至少早在1953年,台湾教育界就已关注到杨振宁了。 1957年1月15日哥伦比亚大学的新闻发布会之后,李、杨进入了岛内教育、科技和媒体的视野;5月,李、杨获爱因斯坦奖,岛内对二人的关注度明显提升;10月,诺贝尔奖揭晓,岛内对李、杨的关注达到巅峰,在各种庆祝宣传活动和媒体的渲染下,李、杨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式人物。总的来说,整个1957年,台湾各界主要从以下方面关注、宣传、渲染李、杨及其科学成就。 台湾各界对美国话语的倚重 从1957年1月开始,台湾的“中央日报”及《联合报》,连续发表文章,介绍李、杨的科学成就及吴健雄的实验工作,非常深入。1月18日,台湾《联合报》刊发了16日合众电“原子理论又一新猷,我科学家具有贡献”,对李、杨及吴健雄的工作进行报道。台湾媒体对美国媒体的评语非常敏感,但凡有美国媒体对李、杨的介绍和评价,都旋即被译介报道。《联合报》甚至连载长篇文章,介绍了美国《时代》和《新闻周刊》对李、杨及其科学成就的报道。《时代》说“许多物理学家现在感觉一个新时代是开始了。”《新闻周刊》说,“李、杨的理论把许多旧观念‘如台风经过破屋的村落’一扫而光。”“就理论物理学而言,李、杨的发现比分裂铀原子重要得多。”《联合报》还引用哥伦比亚大学物理系教授、诺贝尔奖获得者拉比的话评价李、杨:“一个相当完整的理论体系,已被从根摧毁,我们不晓得怎样再把碎片重新建立起来。”而另一位科学家说:“过去几十年来的原子物理学家,好像向一道墙壁上画的假门摸索,现在才恍然大悟,至少可以向真理门推进了。” 1950年代的台湾当局紧跟美国,处于美国的庇护之下,加之李、杨虽有举世之成就却过于年轻,在李、杨还未获诺贝尔奖的情况下,因此台湾媒体在宣传李、杨时借重美国科学家的评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10月底诺贝尔奖揭晓后,“中央日报”援引美国普林斯顿研究院院长奥本海默的话说,李政道博士“是我们所知道的最优秀的理论物理学家之一。”《联合报》还援引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学教授薛柏的话,薛柏称李政道为“美国二、三个最杰出的青年理论物理学家之一。”此时台湾媒体借重美国知名科学家对李、杨的评价,已与之前不同,意在凸显中国科学家在国际科学界的重要地位。 在台湾岛内,李、杨二人在西南联大时的老师吴大猷先生也在1957年1月发表谈话,公开赞扬自己的两位爱徒,认为李、杨二人“是当代世界最优秀的青年原子科学家”。台湾岛内名流如前西南联大校务委员会主任蒋梦麟、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台湾大学校长钱思亮等也都通过媒体发表谈话,盛赞李、杨及其科学成就。总之,台湾媒体对于李、杨的科学成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以至于在1957年1月,就有台湾记者预测李、杨可能会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奖:“连日我写了关于李政道与杨振宁的文章,觉得两人成就的确轰动了世界,会不会今年诺贝尔的物理学奖金会光降到他们的头上呢?”事如人愿,李、杨二人还真就于当年10月获得了诺贝尔奖。 吴大猷 台湾各界突出强调李、杨的中国人身份 台湾媒体不仅对李、杨的科学成就进行了深入的介绍,而且特别关注二人的个人及家庭情况。首先,关于二人的身份,台湾媒体都是用“我(国)科学家”、“中国科学家”、“中国物理学家”等来描述,突出强调李、杨的中国人身份,与大陆使用的称呼完全